BPG is committed to discovery and dissemination of knowledge
马若昱赴美国参加 2019年美国肝病研究学会年会
Browse: 719  |   Download: 12  |   Issue Date: 2019-12-10

栏目:会议纪要

作者:马若昱,编辑出版发展部主任

审读:马连生

题名:马若昱赴美国参加 2019年美国肝病研究学会年会

会议地点:美国波士顿

日期:2019118日至12


马若昱赴美国参加 2019年美国肝病研究学会年会


摘要:2019年美国肝病研究学会年会(AASLD The liver Meeting® 2019)于2019118日至12日举行,本次会议吸引了超过9500名来自全美以及世界各地的肝病专家和肝病保健专业人员等在美国波士顿汇聚一堂,交流最新的肝病研究,讨论治疗方案。我代表百世登出版集团(Baishideng Publishing Group, BPG)参加了此次会议。参会期间,我通过浏览壁报和聆听学术报告了解当下全球关注的肝病领域热点话题,积极与学者交流,为World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WJG)和World Journal of HepatologyWJH)两本期刊约稿,并重点宣传WJH。会议期间,我发出48封约稿函,其中19封为WJH约稿,29封为WJG约稿。目前已有作者向我邮件联系具体投稿说明。参会期间,我还组织了WJH编委会,与编委们共进晚餐,探讨期刊发展。工作之余,我参观了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在校园中感受浓厚的学术氛围和文化底蕴。


关键词:2019年美国肝病研究学会年会;约稿;World Journal of HepatologyWorld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波士顿


1 会议背景

美国肝病研究学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Liver DiseasesAASLD)是致力于预防和治疗肝病的科学家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领先组织,成立于19503月,发展至目前,已经吸引了数千名来自世界各国的肝病及患者护理领域的专家成为其学会会员。AASLD促进研究,为数百万肝病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疗选择;通过教育型会议,培训计划,专业出版物以及与政府机构和姐妹社团的合作伙伴关系来促进肝病学的科学和实践。The liver Meeting®AASLD举办的年度会议,从最初只有12人出席的小型会议发展至几千人的全球肝病研究盛会。本次大会于2019118日至12日在历史悠久的波士顿举行,共有超过9500名肝病学领域的内科专家、外科专家、科研工作者以及学生等参会,其中6300多名参会者来自北美及南美地区,1800多名来自亚洲及大洋洲地区,1700多名来自欧洲和非洲。我有幸代表百世登出版集团(Baishideng Publishing Group, BPG)参加了此次会议,与肝病学领域的学者交流,了解领域最新进展。


2 会前准备

参会前,我认真浏览AASLD的官网,了解本次会议的各项时间节点,合理地对会议注册、签证办理、约稿函准备以及机票和住宿的预定等制定了详细的执行计划,并向曾经参加过两次The liver Meeting®的马亚娟主任请教参会经验和注意事项。同时,也为组织World Journal of HepatologyWJH)编委会做了大量的准备。

  在顺利地获得了美国签证后,我将住宿定在了波士顿都市区的剑桥市,公寓紧挨全球著名的理工科顶尖学府——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MIT)校园,既节省了一定的住宿费,又能在工作结束后一睹世界名校的风采。

  参会前一周,我下载了官方APP AASLD Events,浏览完整的会议日程和壁报摘要,对自己感兴趣的报告和壁报进行标记,提前规划自己参会期间的工作行程安排,并从官网下载壁报摘要的PDF版本进行阅读和筛选,寻找重点约稿对象。


3 参会概况

3.1 初遇波士顿——现场注册

117日下午我抵达波士顿,放下行李后,我便赶往Hynes Convention Center进行现场注册,领取会议资料和媒体通行证。在负责媒体事务的公关经理Nola Gruneisen的帮助下,我顺利领取到自己的会场通行证和媒体资格(图1)。之后,我对各个会议室、展厅、壁报展区等进行了踩点,看到参会者陆陆续续到达会场注册,与会议logo合影,发布带有#LiverMtg19话题的Twitter,我也在会议现场请参会者及媒体同行为我拍照留念(图2)。随后,我前往Sheraton Boston Hotel确认第二天编委会的餐厅订座情况。

1 马若昱的会场通行证和媒体资格。


2 马若昱在会议现场拍照留念。


3.2 大开眼界——聆听报告

本次会议包含24个年度会议项目,其中今年的新项目包括#LiverTwitter,基础科学简报(Basic Science Debrief),NIH corner以及女性健康项目(Women’s Health Program)。

  由于对肝脏移植比较感兴趣,我首先选择了参与Transplant Surgery WorkshopTransplant Plenary I这两个移植相关的学术报告项目。来自Mayo ClinicTimucin Taner博士在Transplant Surgery Workshop中介绍了移植手术注意事项(图3),特别是因为肥胖持续影响移植后的生存,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NASH)需要新的减肥策略。他认为,对于一些病人,可以在移植手术前实施减肥手术(bariatric surgery),对于没有肝硬化的患者来说,这样的操作可以有效减轻体重并减少新发糖尿病。他还表示,肝脏移植与袖胃切除术联合治疗效果较好。

3 Timucin Taner介绍肥胖对于肝脏移植手术的影响。


  备受关注的President’s Choice Lecture1110日下午四点在大礼堂开始进行,在本届AASLD主席Michael W. Fried发表简短的讲话之后(图4),Tachi Yamada博士就自己在全球健康问题方面的研究和思考展开了报告(图5)。在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因容易治疗或可预防的疾病而造成的惨重生命损失,是道德上的悲剧。今年的President’s Choice Lecture探讨了纠正这种不平等现象的潜在策略,包括医疗专业人员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准确衡量全球疾病管理工作影响的方法以及完成这项艰巨任务所需的创新解决方案。

4 2019 AASLD主席Michael W. Fried讲话。


5 关于全球健康问题的President’s Choice Lecture


在往年会议内容的基础上,今年新增加了与女性健康相关的专题讨论,由Monika SarkarKidist K. Yimam两位女性博士主持,重点关注患有慢性肝病或进行肝移植的妇女的生育和怀孕挑战。会议共包含四个相关报告,涵盖诸如肝脏移植人群等在内的各种肝脏疾病患者的避孕使用和妊娠管理等,在报告之后还进行了实际病例的讨论环节,讨论过程非常热烈,尽管已经延迟结束会议,但仍有医生分享自己工作中的疑难病例,寻求台上专家的建议,可以看出肝病研究中的女性健康已经成为新兴的热点话题。会议结束后,我非常激动地向Monika Sarkar发出了WJH的约稿函,希望女性健康相关研究可以在WJH发表,获得医学界更广泛的关注(图6)。

6 Monika Sarkar接受WJH约稿函并与马若昱合影留念。


3.3 深入交流——壁报约稿

本次会议共有超过2000封壁报展出(图7),根据电子版的会议资料和主办方发送的会议册,我已了解到会议期间每日壁报的展出时间、研究主题、作者讲解壁报的时间段等,因此提前制定了约稿计划,包括浏览壁报的时间和每天重点关注的不同主题等,我也提前记录了自己感兴趣的摘要编号,在现场浏览壁报时予以重点关注。

7 壁报展厅外观。


118日起,我怀着紧张又激动的心情开始为World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WJG)和WJH约稿。考虑到中午12:30-13:30是作者集中讲解壁报的时间,会有很多学者围观壁报并与作者讨论学术问题,反而不易与壁报作者进行沟通,我便抓紧早上作者粘贴海报的时间,展开一对一交流和约稿。注意到编号0509的壁报是presidential获奖作品,有关直接抗病毒治疗丙肝相关肝硬化的肝细胞癌风险,其壁报呈现得非常简洁清晰,我鼓起勇气向在一旁审读壁报的通讯作者Imam Waked询问了这篇壁报的临床意义和未来研究方向,恭喜其在本次大会中获奖,之后向其发出了WJH约稿函。Imam Waked博士欣然接受了约稿邀请,并与我交换名片,这便是我在本次会议中发出的第一封邀请函。

第一封约稿的成功给了我极大的信心,之后我便大量浏览展厅壁报,寻找新的潜在作者。浏览壁报过程中,我重点关注丙肝诊断与流行病学、乙肝治疗的新药、儿科肝病、急性肝损伤、人工肝系统、基因表达与治疗、乙肝流行病学与预防、胆汁淤积性肝病、动物模型、干细胞生物学、药物毒性以及最新的临床试验进展等。编号08090822的作者研究了肝脏脱细胞支架的再细胞化以及血管化等工作,与我在研究生期间从事的子宫脱细胞支架的再细胞化研究,从方法学和理论基础上来讲非常类似,脱细胞和再细胞化获得的人造肝系统如果被证明功能完善,未来将可以解决临床上用于肝移植的器官资源不足的问题,这一前沿领域自2008年哈佛大学的Ott博士首次开展器官脱细胞化研究以来,已有不少科研人员陆续展开各类器官的相关研究,我在与这两封壁报的第一作者探讨学术问题之后,向其发送了WJH约稿函,希望WJH可以更多报道最新的、前沿的研究话题。编号0925的壁报和摘要均获奖,且吸引了许多参会者围观,是一篇有关于评估可用于全球乙型肝炎病毒治疗的慢性HBV感染者的比例的meta分析,对于全球乙肝流行病学领域意义重大,但这项工作已经发表。考虑到此项工作的许多作者来自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且在交流过程中发现还有许多有意义的数据未来可以发表,我向其第二作者Ajeet Bhadoria博士发出了约稿函,Ajeet Bhadoria博士表示会让自己的学生尽快整理发文,并邀请我合影留念(图8)。

8 Ajeet Bhadoria接受约稿函并与马若昱合影留念。


  由于动物疾病模型对于基础研究走向临床应用具有重要意义,我向来自哈佛大学、佛罗里达大学、印第安纳大学等多家高校与肝纤维化、肥胖、NASH等相关疾病的动物模型研究分别发送了WJGWJH约稿函。我特别关注一些最新的临床试验,例如对比两种乙肝疫苗的3期临床试验,由于其推广意义重大,我向其发送了WJG约稿函。我还注意到一项非常新颖的获奖工作是利用算法帮助识别非酒精性脂肪肝病(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NAFLD),我与其第一作者,来自纽约基因组中心的Anna Basile展开了非常有趣的讨论之后,既惊喜于这一模型的思路之精妙,又欣喜于这一工作未来如果可以辅助医生诊断,或是推广至识别其他疾病的患者,将有不可估量的效果和意义,我很是激动地将WJH约稿函发送给了Anna Basile

  约稿过程中,我除了与作者探讨学术问题、研究的临床意义和未来方向,还特别留意了他们对于WJGWJH的了解情况及评价。非常开心的是,80%以上的作者对于WJG十分熟悉,其中不乏有人发表过文章或是引用过WJG发表的文献,有一些获奖壁报的作者曾经在WJG发表过文章,与其探讨科研问题的学者也认为WJG发表的一些综述非常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从与作者的交谈中,我体会了WJG的高质量和高影响力。但同时我也听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一位WJG审稿人表示他有一篇投至WJG的约稿,在经历了漫长的审稿过程后被拒稿了,他认为我们不能过分依赖审稿人的意见,很多审稿人比较保守,对于非常新颖的研究,他们不一定具有前瞻性的视野,但许多重要的研究都是在争议和批评中被发表和公开,在后人的不断引用和延伸中证实了其科研意义和重要地位。关于这一点,其他曾向WJG投稿但因审稿人意见偏差较大而被拒稿的作者,也有相同的反馈,值得我们重新思考:一些审稿人给出的意见争议较大的稿件是否真的是质量差?又或是真的太新,非常值得发表?我认为可以请主编或副主编对其稿件背后的科学意义和深远影响进行进一步评估后,“破格”发表一些非常新颖、前沿、甚至具有争议性的话题,这对于提升一个期刊的影响力和学术地位将有不可小觑的影响。另外对于WJH,大部分作者并不了解,或是知道是和WJG同一系列的期刊,但也有个别作者曾担任WJH审稿人。尽管作者们并不了解WJH,但在我与其交流学术问题,表现出我对其工作的兴趣和关心之后,依然很乐意接受我发送的邀请函,这让我对WJH的发展产生了更多的信心,也让我看到了即便抛开“影响因子”和“SCI”,即便不能用来评职称,依然有一些基础和临床工作者很热情地愿意将自己的科研成果发表,与同行分享。


3.4 碰撞火花——第一次WJH编委会

根据Ke-Qin Hu主编的提议和马总的指示,借此次参加The liver Meeting® 2019的机会,我代表BPGWJH编辑部组织了第一次WJH编委会。从9月份决定举办此次编委会,我就进入了紧张而繁忙的准备阶段。发送邀请信、拟定会议方案、制定经费预算、完成场所预订、撰写发言稿、制作会议日程手册以及向全体参会者发送最终通知,在马总和Ke-Qin Hu主编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118日,我终于来到Sheraton Boston Hotel会见了6WJH编委。

  在轻松的美式餐吧氛围中,Ke-Qin Hu主编致开场词,我为编委们介绍WJH的发展历史、编委会组成情况、当前发表文章及引文情况、BPG的目前概况以及我的个人履历。编委们提出了自己对于WJH的看法,指出了当下WJH的优势和劣势,就期刊的未来发展方向和策略提出了许多好的建议。短暂的3小时内,大家畅所欲言,一边享用美食,一边激烈地讨论,从陌生人变成了朋友,共同为WJH的发展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最后,我们7人在酒店大堂合影留念(图9),这是难忘的第一次编委会,我们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编委加入到这样的讨论中,促进WJH的发展,

  本次会议的会议报告将由我撰写成Editorial稿件发布在WJH

9 2019118WJH编委会合影留念。


4 参观麻省理工学院

波士顿是新英格兰地区最大的城市,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拥有超过100所大学,哈佛大学、MIT、伯克利音乐学院等世界顶尖名校均在此地,因而被誉为“美国雅典”。此次波士顿之行工作繁忙,但利用自己住宿位置的便利(距离MIT校园仅5分钟步行时间,每天开会都会路过),我还是把握机会,在工作之余前往MIT校园,一睹名校风采。

2019-2020年,在世界大学排名中心公布的世界大学排名中,MIT位列世界第2。其工程系是最知名、申请人最多、最难读的学系,其余学科如物理学、化学、经济学、哲学、政治学、建筑学等也都非常优秀。

MIT校园位于查尔斯河靠剑桥市一侧,蔓延约1英里(图10)。金属镂空人像是学院纪念建校150周年的标志性雕塑,全部由数学公式组成(图11)。麦克劳伦大圆顶,每年6月人声鼎沸,毕业典礼都在这篇大草坪上举行(图12)。

10 清晨的查尔斯河。


11 金属镂空人像。


12 麦克劳伦大圆顶。


  清晨走在MIT校园,踏着茵茵草坪,仰望古老的教学楼和充满科技感的雕塑,看着身旁匆匆走过手持咖啡背着书包的学生,跟随他们走进MIT建筑的内部(图13),感受上百年的教育和文化底蕴,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有了一些动力和希望。